柴木家具的事

2017-07-19 16:54:57
  我父亲把好木质家具称为细木家具,一般木质的称为柴木家具。

  照以上性质归类,我家使用的家具都属柴木家具,质地多为杨木,槐木,桐木,榆木,楝木,椿木。我记得父亲共有两次请来乡村木匠打家具,吃住都在家里。我和师傅同一个桌上吃饭,四个菜,每顿给师傅上一瓶酒。不管他喝不喝。

  第一次是我姐要出嫁,第二次是我要结婚。父亲说自家打的家具用料大,显得“实落”。

  大件家具打完了,再做大椅子。剩下碎木料扔了可惜,父亲让木匠师傅拼凑一下做几十个小椅小凳,我负责刷漆,上桐油。柴木小件排了一院子,晾干后分成四份,姊妹四家各自带走。

  姥爷去世几年后,我回到滑县留香寨旧屋,姥爷平时坐的那一把圈椅还在,为了纪念,我把圈椅带回长垣书房,摆在听荷草堂里。闲时在圈椅上面坐坐,时光恍惚。听一院子的空风。

  这是姥爷留下的唯一一把单椅,当年椅子旁边是一张八仙桌,桌后挂一对紫红色的楹联:“诗歌杜甫其三句,乐奏周南第一章。”夏天地下的蝉幼虫钻出来,有的爬到桌子腿上,成虫飞走了,只留下一方蝉蜕。

  村里坐具不讲究,以敦实耐用为主,谁家有红白事多是借用桌椅,在北中原乡村墙上,会常看到白灰写的广告——“某某家里租赁桌椅碗盘”。

  椅子在我的视野里出现晚,“椅”字在历史里出现早。我看到《诗经》里有“其桐其椅”一句,就考究,终知道这不是一把椅子,这个“椅”是古人称的木材,椅和梓、和楸都是一个意思。

  我一直想写一部“书法和家具”发生关联的胡扯书,平时对中国家具留点小意思。知道中原人能坐上椅子是《诗经》成书年代以后的事,汉魏时期的“胡床”和椅子最接近,大概是椅子的前身,唐代以后椅子分离出来,逐渐完善,到宋朝成为可坐可折叠的“交床”“交椅”,宋江们吃酒表彰,多是论“坐几把交椅”,没有说“坐沙发”。“那一日,史进无可消遣,捉个交床,坐在打麦场边柳阴树下乘凉。对面松林透过风来,史进喝彩道:‘好凉风!’正乘凉哩,只见一个人探头探脑,在那里张望。”家具,家具。我崇拜的少年英雄史进是坐在一把交椅上,才看到打兔子的李吉。

  到明代才是椅子的黄金时期。卯榫交叉。从海瑞到郑成功到万历皇帝,成功人士屁股下都坐一把黄花梨椅。全是细木。

  三十岁前,我是在遍地柴木范围里长大,明朝黄花梨家具是后来在王世襄的图文里接触,我先看到平面的,后看到立体的,到了2005年,在郑州CBD东区,一位昔日的行长当了黄花梨收藏家,请我欣赏一把椅子,让我坐一下试试,他说这一把椅子拍卖行拍到百万元。

  本想坐试,他这一说我不坐了,我说我是粗屁股,一坐至少打五折,椅子就不值钱了。

(来源:河南日报) (责任编辑:红酸枝家具网)
红酸枝家具厂http://www.hongsuanzhijiaju.com/

1484118294929056.png浙ICP备16036266号    备案图标.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