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两代所制“三攒”靠背板椅子之区别

2018-06-30 09:19:00

业界有一种普遍的看法,在明式家具中,独板式靠背板式年份早,三段攒框装心板式年代晚。如果从大概率来看,这有一定的道理,的确古典家具在清早期以后,尤其是清中期、清晚期,三段攒框装心板式靠背板越来越多,最后几乎一统天下,而独板式渐行渐远。但在明式家具早期,即晚明时期,并非全无三段攒框装心板式靠背板,正如在清晚期个别硬木家具上尚存独板式靠背板。

探讨明代制作的三段攒框装心板式靠背板问题,不可避免要从其源头着眼,在流变中梳理其传承的内在脉络。宋代的柴木椅子已经存在三段攒框式靠背板,如宋画《蕉荫击球图》(图1)就有所呈现。宋明大漆柴木椅子上,靠背板截成三截,本有修饰之意。这类三格式布局,更宜绘饰、锼挖图案。

因为三段攒框式是更富装饰感的式样,明晚期的黄花梨椅子当然保留了此式,在明代万历刻本版画上,如明万历王圻《三才图会》、小说《红梨记》、《吕真人黄梦境记》等版画中就有三段攒框靠背板图像。

在明晚期,受限于雕刻工艺尚未普及,此时硬木椅子三段攒框式靠背板呈现的装饰范式是:

1、器身光素,全无雕饰。这是基本的前提。

2、嵌大理石板或瘿木板。明代李日华《味水轩日记》中记其所载古董:“十五日,无锡孙姓者一舫,泊余门首,余与马吃漫登其舫,客喜,出观诸种耳,青绿铜鸡彝一,沈绿一,枝瓶一,姜铸方圆香炉二,宣铜索四脚方鼎一,口缘有楷字一行云:一样二十个。内府物也……大理石屏二,大理石嵌背胡床二,云皆安华二氏物也。”此处?“大理石嵌背胡床二”即指嵌镶大理石的交椅。

3、装心板锼挖圆形、壸门形等不同形状的开光(“锼活”或“锼花”)。

4、攒框中短木攒接纹饰。

在三段攒框靠背板上,嵌大理石或瘿木板,锼挖(“锼活”或“锼花”)纹饰、短木攒接纹饰的光素椅子制作年代为明末以前。得出这个判定的重要依据是它们是与“无联帮棍”椅子范式共存。

“无联帮棍”是一个年代标准,通行于宋代、明代,不晚于明末。同时,其中有个别矮马蹄案例,也成为年份偏早的附加说明。

这样的三种装饰式样由当时工艺决定,“镶嵌”、“搜挖”、“攒接”的装饰形态,不同于且早于雕刻纹饰。特别要说明的是,尽管此时期存在三段攒框靠背板椅子,但晚明黄花梨椅靠背板总量上还是以光素独板为多。

明末为家具雕刻出现的时间点。这是以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崇祯年朝铁犁大案”为纪年标型器作出的基本判定。尽管人们对明式家具会有各式各样的“雕刻”年份假说,但考古学原理是以实物为断定上限的,在新的纪年实物出现前,明晚期家具有雕刻的说法只能是一种推测。另外,解读者套用其它文化类型的工艺品图案年代,随意确立标型器,标准自然纷杂不清,结论一定多种多样,各说各话。

1484118294929056.png浙ICP备16036266号    备案图标.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