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堂:红木家具中最为庄严神圣的家具

2018-07-07 08:59:33

从很多影视剧中我们常常看到,在大户人家的厅堂里,有一种由四仙桌、扶手椅或太师椅成对,加上长条案和花架等组合而来的家具,这种家具叫中堂。

与其他客厅类家具相比,中堂的形式感更强,陈设功能更加明显,所以,中堂家具在古典家具大家族中,显得有些特殊。如果说书房类家具是红木古典家具的最高表现形式,那么中堂家具则应属于"最能从触感上影响感情的家具"。

谈到中堂家具,不得不提到中堂。中堂之说起于唐。因唐、宋两代置政事堂于中书省内,为宰相处理政务之处,中堂因宰相在中书省内办公而得名,后随称宰相为中堂。宰相办公的地方,自然是位置显赫。发展到后来,中堂变成了厅堂中地位最为尊贵的位置。在传统的家具布局中,厅堂布局最为讲究,最为严格。"中堂"是中国传统建筑中的主体部分,是迎宾宴客、喜庆祭祀的场所,又是人们日常起居的主要活动之地,地位至高无上。由此,中堂也成为最能体现家庭精神境界和生活品位的焦点。

中国古代民宅的住房一般进入大门以后的客厅即是中堂,两边则是厢房。有的农村房屋建筑结构迄今仍然保留着这种建筑格局,城市化的住宅结构虽然五花八门,但是厅与室一般仍然是相配而成,厅也就是"堂屋"。

中堂的功能一般分为会客、行礼仪和佛堂三类。有别于书房的私密和封闭,堂屋是主人会客、家族行礼仪的重要且唯一的场所,会客和行礼仪讲究的是主宾、尊卑、上下、长幼关系,这种关系严谨地传达着中国人"孝悌忠义"的伦理观。

例如我们传统的中式婚礼,都有拜高堂的礼仪,即拜父母,在进行这个礼仪的时候,父母一般都是坐在厅堂中间的中堂家具上,接受新郎新娘的大礼,以显示出对父母的尊重。

受儒家礼教的熏染,宗法礼制在中国人的日常用度包括家具上都有所体现。《荀子.君子篇》有语:"长幼有序,则事业捷成而有所休",这种秩序感在中堂家具上体现得非常充分。而从家族文化角度来考量,中堂也正是其立身治家精神的充分体现。

中堂家具根据堂屋的用途,功能自然有所侧重。依照传统习惯,扶手椅或太师椅的座序以右主、左宾或左为上、右为下为序,无论长辈还是僚幕皆宜"序"来入座,这叫坐有坐"相"。这个相,既是形式,又是内涵。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家族中位尊的主人,不行仪式之时,平时也只在右边落座,一是表示谦恭,二是虚位以待。因此中堂的座椅不经常同时使用。当堂屋兼做佛堂时,则翘头案正中有设佛龛,或设置福禄寿三星,或供奉已故亲人牌位,案上配置香炉、蜡扦、花筒等五供,用于祈福和感念。

中堂既是重要客人的接待之处,也是家庭议事的主要场所,更是对子孙进行人生立志教育和伦理道德感化培育的中心。一个家的厅堂装饰设计和器物摆设,印证了这家人的伦理道德操守,更证实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教化意识无处不在,源远流长。

中华民族传统的道德文化,是系统论与一元论的文化,建筑学的能量气流学说同样囊括于其中。堂屋或者厅,在建筑风水学上是住宅内能量与信息高度集中的地方,能量与信息的富集和释放,潜移默化地直接主导和影响着住宅内所有成员的精神状态,以及生命健康的盛衰。

因此,中堂位置是一个住宅中最为庄严神圣肃穆的区域。对于物品的摆放,墙壁悬挂或粘贴物的要求,都极其严格和慎重。中国传统文化是一部道德文化教育的历史,文化教育的承传,始终贯彻着全民族"尊道贵德,敬天爱地,爱国敬亲,尊师重道"的精神文明核心。中堂文化,饱含着中华民族优秀传统道德,伦理的教化内容和进行教化的方式,这种"内容"和"方式",曾为人类文明做出过贡献,在今天依然有着重要的意义。

直到民国乃至建国后的几十年间,中国的社会家庭中,都仍然还坚持着将"天地国亲师"的中堂文化作为每一个家庭的精神主导,将道德教育深入每家每户,既体现着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也引导着民族主流价值观,发挥着强大的民族凝聚力。中华民族,历遭劫难,却几千年生生不息,与民族文化的精神传承,息息相关。

但是,近几十年以来,这一极具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渐渐淡出中国大陆的社会生活,只在少数家庭和爱好传统道德文化的人群中默默传承。原因很多:历史的变迁、居室结构的西化、价值观的多元、生活的快节奏、现代中国家庭的人口结构变化,等等。中堂的外在形式变化的过程中,中堂文化的内涵也同时被人渐渐地淡忘。有趣的是,在港澳台地区以及一些旅居海外的中国人,却仍然存在和承袭着这样的传统。

中堂家具在诸多红木古典家具消费中,极少成批生产,门店销售达成率偏低,多通过询价和订制完成。这是因为堂屋会客、行礼仪和佛堂的功能,决定着中堂家具日常的使用效率实际并不高,陈设其中的中堂家具跟"王谢堂前燕"一般,无法成为普通人家的必用品而"飞入寻常百姓家",可是另一方面,作为从古至今大户人家的必需品,登堂入室的中堂家具,并不因使用者稀少,而降低它自身作为家具重器的要求。因为中堂家具属家居系列的高配置,构件多,体裁大,导致中堂家具选材用料的要求特别全面。耗材用料多,用料大,各构件纹理色泽的搭配极其讲究,组合后即要符合整体体量的外观要求,还能满足各构件单独使用的功能诉求,简而言之就是:既协调又统一。

现代社会中,家具体现权威的作用已经弱化,而成为家居的装点,在厅堂中,人们经常会借用到"沙发"的西式概念,除了摆放与中堂家具配套的太师椅或官帽椅外,还会摆放中式沙发。同样的珍贵红木,同样的尊贵气度,营造浓浓的现代中式厅堂文化。以体现主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与不凡的欣赏水平。

现代居室,人们追求轻松自在,简单明快,讲究居家舒适体验,不想太过庄严肃穆,无可厚非。但是,家庭传承的言传身教总不能没有,潜移默化的伦理道德教化也不能丢。其实,中堂的外在形式虽然有所简化和改变,但只要还有道德教化的精神,只要能够充分体现立身治家的概念,只要能够具有家族文化信息传递功能,中国制造的中堂文化,就能重新焕发光彩。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离不开传统文化的复兴,"修之家其德乃丰"。传统道德文化重新进入家庭,给家庭和个人带来道德正能量,养浩然正气,促修身明德,使家庭和睦、社会稳定,正是历史的必然。


1484118294929056.png浙ICP备16036266号    备案图标.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