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千刀一斤漆”,红木家具上的生漆工艺

2018-09-13 09:06:26

说起红木家具的涂饰工艺,人们自然会联想到生漆(又名“国漆”)。生漆作为我国的一种特产,在世界上素有“涂料之王”的美誉,我们的祖先在栽培、收割、使用生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据文字记载,我国先秦时代就已发展种植漆树与用漆技术。《诗经鄘风》中载有:“定之方中,作于楚宫,揆之以曰,作于楚室,树之榛、栗、桐、梓、漆”。可见先秦时代,漆树就已是我国常见的栽培经济树种。  

而在使用上,从已发现的古物中,我们也见到了不少先民早期使用生漆的例证,如1978年在浙江余姚河姆渡村发掘出土的距今7000年前的涂漆木碗,等等。  

去过红木市场的消费者也会听导购员这样说过“我们的红木家具全部采用的是生漆工艺”,由此可见,生漆已成为商家提升红木家具价值的附加值。  

为何纯正的红木家具如此钟情于擦生漆呢?  

生漆——优质天然原料  

生漆(天然漆),俗称“土漆”,又称“国漆“或“大漆”,是一种,是从膝树上采割的乳白色胶状液体,一旦接触空气后转为褐色,数小时后表面凝固硬化而生成漆皮,是我国特产的优质天然涂料。它具有耐酸、耐醇、耐高温、耐磨和耐油污等特点,涂在家具的表面附着力强、涂膜坚硬、光亮性好,是生产红木家具的好涂料,更是其他化学漆无法替代的涂料。  

至今也没有任何一种合成涂料能在坚硬度、耐久性等主要性能方面超过它!  

生漆——品种繁多且采集不易  

目前,我国生产的生漆种类有4种:  

1、毛坝漆:产于湖北省利川县毛坝镇,漆为淡黄色,酸香;  

2、大木漆:是野生漆树或人工栽培之雌性家漆树所产的生漆,乳白色,气味酸香;  

3、小木漆:是人工栽培的其他品种的漆树所产的生漆,谷黄色,气味清香;  

4、油籽漆:特种小木漆,酱紫色,气味淡。  

割漆是个又脏又累的活儿,生漆不是人人都能接触,因此真正能够从事割漆技艺的人本身就并不多。 

割漆技艺看似简单,却有着诸多讲究。漆树被斜着割开月牙形的小口后,生漆就会沿着割开的口子边缘流出来。  

割漆人一般用蚌壳作为容器,插进口子下方,让生漆慢慢流入蚌壳,一两小时后便可收漆。在一棵树上一般每隔80厘米左右,可交错开口割漆,口子每周可割一次,每割一次便增大一点,一个口子一年内可割20次左右,割开的口子经过三五年又会重新合拢。  

一棵漆树整个生命周期只能割出10公斤生漆,3000颗漆树采集一公斤生漆,并有着严格的割漆制度和方法,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漆树死亡,故有“百里千刀一斤漆”的说法,因此现在市面上的大漆价格极为昂贵。  

生漆——传统工艺流程  

在当代红木家具的制作工艺中,红木家具的生漆工艺一般可分为两种:  

一是采用纯生漆的揩漆工艺,习惯使用于木质油性较大的器物,如大红酸枝、阔叶黄檀等制作的名贵红木家具;  

二是采用混合漆(封底工艺采用化学漆,表面漆饰使用生漆)的现代化揩漆工艺。  

目前市场上所售的好的红木家具一般都采用第一种生漆工艺处理家具表面,例如古森红木的家具均采用天然生漆处理,漆膜成型后光泽度高、耐腐蚀、坚韧耐磨。  

擦生漆的工艺过程,包括打底子(也称“做底子”)——刮面漆——磨砂皮——再擦漆等多个步骤。家具每上一次漆,晾干后就要砂纸打磨一次,然后再上漆,再打磨,这样的工序需要反复十几次。在此过程中,家具要多次被送入荫房,因在一定的湿度和温度下,漆膜方能干透。  

擦生漆的好处  

生漆工艺是中国传统家具工艺中对木质家具进行保养与美化的一种手段。  

从天然漆树中采割生漆,对家具进行上漆的操作,保留木质天然木色与自然纹路。经过擦漆工艺做出来的红木家具木纹清晰、平滑流畅、色泽清莹光澈、手感舒适,不仅提高了红木家具的升值空间,而且增强了其艺术欣赏价值,大大地延长红木家具的寿命。  

曾有诗赞曰:“生漆净如油,宝光照人头;摇起虎斑色,提起钓鱼钩;入木三分厚,光泽永长留”。描述的就是大漆防腐蚀防渗透的物理特性。  

文物鉴赏家王世襄先生曾在故宫古物馆发现被遗弃的“破琴一张”——大圣遗音古琴。得幸于琴面包裹的大漆,纵然历经尘土,终在1200多年后得以重现人间,光彩依旧。  

生漆是有生命感的,刚完成的作品如同婴儿,在岁月中不断成长,而每一层的漆也都有不同的“醒”的状态。也正是这一特性,使得漆器作品历久弥新,始终焕发出永不衰变的艺术魅力,把悠久辉煌的中华文明记载下来、传承下去。

1484118294929056.png浙ICP备16036266号    备案图标.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