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细”与“精到”,哪个更重要?

2018-09-18 08:58:43

何为“精到”?所谓“精到”指的不仅是技术层面上的美,更侧重于形与神的匹配,体现在整体构思与局部修饰的完美结合。难怪红木古典家具的雕刻专家学者常说:“真正的艺术并非精雕细刻,而是巧妙的构思。”  

随着中国古典家具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明式清式仿古家具近年来非常流行,尤其是百工甚至千工的仿清式家具掀起了讲求精雕细琢之风,满足了人们对雅致生活的追求。

固然,那些选料精良、雕琢惟妙惟肖、形神兼备的家具精品深受藏家追捧。但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仿古家具虽雕工精细,却被诟病为“注重局部而忽略整体”,只是在一味追求繁文缛节。细细品鉴,这些家具雕绘满眼的花纹将“精细”发挥到了极致,但是它们却体现不出传统雕艺之“精到”。  

家具雕刻应提倡工艺的“精到”,即形与神的匹配,才能在艺术高度上更上一层楼。  

然而,“精到”在创作过程中往往被人们忽视,而“精细”却往往被过分重视。过分雕琢和没有情感的“精细”,会导致家具整体丧失匠心而仅存匠气。

在外行眼里,“精细”是至高无上的美,形成这种不成熟的审美观念和创作态度,大多不是技术的原因,而是对创作主题及内容理解不够,美学知识贫乏等内在原因所致。  

怎样才能实现“精到”,达成巧妙的构思?  

这要求匠师具备娴熟的技术,同时应有一定的创作能力,既需要直觉,也离不开理性,注重形与神的统一刻划。如果说,“精细”把握了事物的普遍性;那么,“精到”则反映出的是个体于众不同的特性,并将其活灵活现地表现出来了。  

例如,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熟人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为什么?因为你通过熟悉和了解抓住了他(她)的形态、神态特征。同理,在雕琢家具的过程中也须应用该原理,把握雕琢的意境,而不应当仅仅是“依葫芦画瓢”。

雕刻工艺中,人物刻画尤其是美女雕刻最能显出艺术的造诣,如何突破“瓜子脸”、“观音手”、“纤纤细腰”等千篇一律的艺术表现形式?其实,每位美女特征不一,表达思想情感各不相同,雕琢侧重点自当有所差异。譬如,如想表现《红楼梦》中的林黛玉,要抓住她体弱多病、多愁善感的特征,应着力刻画身体单薄、蹙眉,带有病态美的形象;表现《长恨歌》中的杨贵妃,她雪肤花貌体态丰腴,形象上应当力求眼帘饱满,凸显高雅含情的气质。  

由此可知,家具雕琢就是匠师通过细致观察,展现“精到”雕艺的一种三维空间艺术,是为了追求无声的语言和立体的诗篇,此乃家具雕刻之上层境界。在每一次的关注和凝视中,在每一回的揣摩和发现中,都能找到怦然心动的艺术感觉,对人类的艺术创造和神奇的木头材质发出由衷的慨叹。  

“精细”与“精到”是辩证统一的。“精到”是“精细”的基础,“精细”是“精到”的升华。  

1484118294929056.png浙ICP备16036266号    备案图标.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