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红木家具“一文不值”?

2019-04-14 08:55:21

香港嘉德2017年秋拍,古典家具板块共斩获约9400万港币,其中“黄花梨无束腰马蹄腿独板围子罗汉床”以3435万元成交。

香港嘉德的春拍,“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11件明式家具拍出5370万港元,其中“晚明黄花梨玫瑰椅六张成套“以2990万港元成交。

纽约亚洲周上,“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以968.5万美元成交。

那么,一百年后,我们这个时代制作的红木价格在拍卖行会拍出什么价?

红木家具,饱含着历史的积淀,有着传统文化精髓,更凝结着中国家具榫卯之智慧,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的部分红木家具,只能称为“用红木材质做的家具”,在浮躁市场的炒作下,生生被剔除了内涵,而只剩下木材的躯壳。


红酸枝家具


在现在的很多红木厂里,红木家具制作的流程被拆分成一块一块,简单如一张普通的椅子,也分成靠背、椅腿、面板等等,每位工人负责生产线上的一个环节,只做分到自己的那一个部件。“木匠”变成“木工”,成为流水线前随时可以被替掉的一环,而不知如何拼凑出一张完整的供人休憩的椅子。

传统木匠技艺中,水平高的工匠们不靠铁钉和粘合剂就把一件红木家具精品做出来,甚至精度比机器加工还要好。但现在传统意义的木匠已经渐渐被自动化或者半自动化的木材加工设备取代。不仅制作出的红木家具缺少个性,也不禁让人担心若干年后,传统木匠的手艺会失传。


红酸枝家具


传统家具很讲究自然美,在结构方面不用钉、不靠胶,以榫卯斗合方式组成一体,不仅有控制木材变形、缩涨的功能,更有经久耐用之功效,使红木家具呆屹立几百年。但榫卯结构需要很高的精确度,并对木材烘干是否到位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

榫卯的大小和家具的尺寸有严格的比例配置,一不到位,家具就容易脱架、变形。有些家具厂家为了贪图省事,内结构的榫头非常小,甚至有的直接用小木钉来固定,以防警惕的顾客用金属探测器来检测。


红酸枝家具


雕刻是红木家具重要的一个部分,或如明式典雅,或如清式繁复,各种纹饰都有一定的寓意。但现在的厂商在雕刻的纹饰图案方面显得随心所欲,制作出的家具“四不像”,甚至出现“三代同堂”的家具。

比如一张罗汉床,三弯腿形状和裙牙雕刻纹饰为清式风格,床面上的三屏风围板又属于明代的风格特征,而在三屏风围板上,又浮雕出现现代风格的花鸟题材纹饰,使得一张罗汉床上,齐集明代、清代、现代三个不同时代的风格。


红酸枝家具


好的木材必须配以好的工匠,构件的粗细长短,弧度的弯转疾缓,线脚的凹凸锐钝,都要合乎规范,精确计算,才能体现红木艺术之美。

以前制作一件红木家具没有一年半载别想完工,无论一桌一椅,一杌一床,每一件空间的虚实分割,构件的粗细长短,弧度的弯转疾缓,线脚的凹凸锐钝,都要恰到好处,合乎准则规范。采用的红木木材不同,纹理及颜色是完全不一样的,制作出的家具的艺术效果和审美价值也是大不相同。

“现在连榫卯基本也靠机器打磨,只有个别尺寸不合的部件,才进行人工打磨。”从开木料到打榫,到雕刻,生硬的机器取代了精细的人工,在经济收益与传统传承面前,选择不言而喻。


红酸枝家具


传统红木家具制作用的都是纯天然的材料,如蜂蜡、生漆等等。但是现代的家具加工中,用到了很多含化学成分的材料,如胶水,油漆等等。这些成分不仅影响家具的艺术美观,而且对人体也会造成伤害。


红酸枝家具


红木家具具有强烈的个性,其核心价值在于制作的工艺和作品的气韵。同样一块木头,在经验丰富的木匠手里,刻出的是花团锦绣;在粗制滥造的木匠手里,刻出的是急功近利。

每种红木木材都有自己的个性,或颜色胜,或花纹优,善加利用,加上能工巧匠的雕琢,成就了一件上佳的艺术作品。但是现在的社会中,浮躁的人心使得传统技艺和传统文化后继乏人,即使有优良材质的木头,也只能雕出一堆“废品”


红酸枝家具


即使一些大品牌的厂家也会从一些小厂家或小作坊进口半成品或成品,经过再加工后售出;或直接向小厂家下订单,拿到成品后冠以自己的品牌再出售。有些代工定做产品已经成为这些品牌商的主要产品,比例甚至超过80%以上。

红木家具是一份重要的文化资源和遗产,中国精湛的传统家具工艺也不应该断送在我们这一代人之手。传承和发展是当务之急。不要让一百年后我们的子孙说到我们这一代的红木家具时,“一文不值”是代名词!

1484118294929056.png浙ICP备16036266号    备案图标.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