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檀不需要冒充小叶紫檀,本身就是一种好木头

2019-07-26 08:35:01

曹植因为亲兄弟曹丕的欺辱,发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呐喊。血檀与小叶紫檀,作为一对亲兄弟,也实在没有必要厚此薄彼。

2017 CCTV:血檀和小叶紫檀是一对亲兄弟

2017年8月24日,血檀再一次高调现身CCTV的专题节目。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材种鉴定与木材检疫重点实验室》陈主任在节目中介绍:血檀与印度小叶紫檀是一对亲兄弟,只是一个长在非洲,一个长在印度。无论宏观上的纹理、油性,还是在显微镜下其切片的微观结构,都是基本“零差距”的。 

2016 CCTV:血檀代替小叶紫檀

2016年11月29日,CCTV曾以《血檀为什么能替代小叶紫檀,成为传统家具新宠?》为标题报道血檀,认为小叶紫檀枯竭后,血檀以自身的优异品质,成为代替小叶紫檀的主流名贵红木。随后,血檀在2016年底迅速迎来一波上涨行情。

红酸枝家具

行家和专家:血檀堪比国标的小叶紫檀

血檀进入国内市场,身份和地位几经坎坷。最初2000年左右,东非华人受到印度人把血檀运回印度的启发,运回国内少量带皮血檀原木,受到市场强烈追捧。后来,随着原产地的公开,因为产自非洲,而不是大家经验里的印度,价格一落千丈。福建仙游的名贵家具厂家,因为花梨、紫檀、酸枝等名贵木材的供应枯竭,注意力转移血檀上,并且一直不离不弃,给了血檀新的机会和生命。血檀以其自身指标数据优于国标花梨,堪比国标紫檀的品质,再次得到了市场和消费者的认可。

红酸枝家具

无论是市场上的名贵红木商人、红木家具厂、林业大学木材研究所,还是国家木材鉴定实验室,大家一致的结论是:血檀的品质,堪比国标的小叶紫檀。

红酸枝家具

地图党、地域歧视、经验主义,掩盖血檀价值

长期以来,我们以中央大国“固步自封”,局限在前人有限的经验里,做“地图党”,鄙视和否认来自非洲大陆的人和物。无论是黑人,还是产自黑非洲的物产,都自然而然视为低人一等、没有格调、没有价值。其实,我们每天都在消费来自非洲大陆的石油、钻石、木材、贵重有色金属……

明清时代,因为航海技术的落后,国内只能进口印度和东南亚的木材,印度南部的小叶紫檀和东南亚的大红酸枝才偶然在国内成就霸主地位。20世纪以后,随着航海技术的提高,非洲和美洲的珍贵物产,才得以进口到国内。

红酸枝家具

血檀作为产自非洲的木材,只是因为航海技术的限制,才晚来到中国几百年。木材界应该敞开胸怀,接纳血檀这个又有”颜值“,又有”内涵“的”小鲜肉“,接受“后来者居上”的事实。

红酸枝家具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正如木材鉴定专家所言,血檀和小叶紫檀就是一对亲兄弟。如果非要说他们之间有差距的话,就是王老吉与加多宝之间的差距。

红酸枝家具

按照科学标准,抛开地域歧视,承认木材自身价值,已经成为市场和行业共识。血檀不需要冒充小叶紫檀,而是需要对其真实的优良价值的重新发现。



1484118294929056.png浙ICP备16036266号    备案图标.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1号